特写:别斯兰人质危机--一场挥之不去的梦魇 / 10 years ago特写:别斯兰人质危机--一场挥之不去的梦魇2 分钟阅读 路透别斯兰9月1日电(记者 Kazbek Basayev)---漂亮的耳饰衬托着一头乌黑亮发,Kristina Atayeva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十几岁的少年,但她所患的头痛、眼痛、高血压与剧烈的肾疼痛等病却是大她很多岁的人才常见的病痛。 2009年9月1日,别斯兰人质危机中受害者家属在悼念亡者。 REUTERS 2004年9月1日新学年的第一天,车臣分裂分子制造了一起多达1000名父母与儿童的人质劫持事件,Kristina、两个姐妹与妈妈Anzhela均是那次事件的受害者。 三天后俄罗斯军队冲入学校,部分反叛分子自杀,危机才得以平息。整个人质事件共造成333名人质死亡,其中儿童超过半数,数百人受伤。 另有72人严重残废,五年后,受害者家长与其他心理受创的人们表示,他们的康复需要帮助,但政府工作做的远远不到位,这场危机政府需承担一部分责任。 Anzhela除了5,500卢布的工资外,每个月政府给她发放6,000卢布的津贴,以照顾14岁的Kristina。但两项收入加在一起仍不足俄罗斯平均月工资水平。 Anzhela告诉路透电视: 我煞费苦心用这些钱来养活孩子,但我们现在连基本生存都有问题。 空荡荡的厨房内只有一个灯泡照明,昏暗中她默默地擦去泪水: 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去看医生。我依然会做噩梦。 15岁的Diana Murtazova在事发当时不幸颅骨骨折,现在已经伤残。 母亲Fatima Tsagarayeva看着女儿的双腿在轮椅上来回晃动,不禁伤心不已,说女儿Diana特别害怕独处,而且再也无法工作。 对于政府每月4,500卢布的救济,Tsagarayeva说: 那当然不够。 几乎她所需要的一切,如医药费等,都是我自己出钱。 别斯兰人质事件的调查依在进行,目前官员无法对调查结束时间置评。没有一位俄罗斯官员因此辞职或被解职。 The Mothers of Beslan 是受害者家属成立的两个委员会之一,人质危机一年后,该委员会得以与普京会见,但普京在会面时称,没有国家可以保护国民完全不受恐怖事件危害,不过他并称这绝非官员渎职的借口。(完) 编译:张敏 发稿:金红梅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 每日财经荟萃 ,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。请点击此处()开通此服务。